【人物】朱一帆:文心与乒乓的辉映
发布时间:2017-03-17 浏览次数:

     七岁的她,意外的邂逅了乒乓球,天真如白纸,心无杂念,却也耐得住那往来之间万千次的重复,长大后才发现儿时的坚持才是人生中的至宝,乒乓球对于她早已不止是打几场比赛拿几个名次的小荣誉,更多的是幼时到现在一起同甘共苦过的队友情,四面八方志同道合的球友,一点点稳固的临场心态以及这项运动本身所具有的趣味。正如她所说十几年里乒乓球是她为数不多的坚持下来的事儿之一,也成了现今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闲暇时约三两球友赴球馆磋球技,斗智斗勇畅汗淋漓之余体味融洽欢乐的氛围也让人身心愉悦,即使不碰球拍,看看身边乒乓大神利落而细腻的动作,揣摩揣摩他们算球时激烈碰撞的思维,学一学他们成熟周到的球品,也是一件乐事。

     她是沁园乒乓球院队队长,校队成员。以前临近南审杯时,经常会和队员们训练到晚上,然后叫上其他园院队的一起去撸串聊天,不止是乒乓球,还有各种插科打诨,欢笑中的时光飞快,往往这次撸串还没结束就商讨着下次撸串的时间。当然院队不仅仅是能玩能喝酒,打起比赛也毫不含糊。那种一起并肩战斗,南审杯顺利夺魁的感觉,都是他们一生很难忘的回忆。虽言兴趣,但乒乓球毕竟是一项竞技体育,去年院队前队长带领沁园乒乓球队勇夺南审杯冠军,她也暗暗下了决心,坚持如一,新的一学期更注重平时的院队和校队训练,争取能在11月的江苏省大学生运动会里为校争光。

      目前就读于国贸专业的她,却也倾心诗词。她自言没有足够的文采和阅历吟诗作赋,而诗词之于她,却从不是奢侈品。小时候刚会完整地说话时就跟着妈妈和外公背一首首简单的唐诗,少时不懂诗中意味,年岁长后耳听目见了许多的景象,就会忽然理解了某首诗作,那种仿佛绵亘千里的亲切感不仅使她对国学文化更加敏感,更有种与诗作祖先穿越千年心意相通的欣喜。她会心一言,诗词给她最多的感觉是纯净,净心净志,给人一份哪怕来日苦多依然能宽心静气的底气。这便是国学诗词,风花雪月和慷慨豪赋,不过是千百年来的一口精神气,一往无前横亘星河。

      她最喜欢“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”。闲来无事开了一个个人公众号,第一篇文章也是这句缠绵悱恻的佳句。它本出自吴越王钱镠写给他夫人的一封信,后被苏轼沿用于词作《陌上花》中。她觉得“人生当有这样一首在旧梦和前途里透光的诗,不论来时抖落一身风雪还是即将走进一场风雪,它都能让你心底春暖花开,走向来日的风烟俱净。“如此,也不畏前行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“心如筝,人生何处不围城。”古筝应该是很多女孩子都学过的乐器,她心中的筝,不是附庸风雅也不是为了无聊的考级,而是在有情绪有心绪时能有个机会听听自己的心声,养点闲情,供养自己的的心。诗言志,歌咏言,不仅仅是文学,古乐器更直观地给她了穿越千年曲意知心意的感受。

蕙质兰心是她,琴瑟动人是她,飒爽英姿也是她。世上不乏漂亮的外表,而高尚的灵魂却寥寥无几。精彩的人总是熠熠生辉,她便在乒乓、古筝、诗词间描绘了缤纷的人生。